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最新行程表未提台湾,解放军动向备受关注!美台惴惴不安盯着佩洛西

广州增城廖松杰实名血泪举报书

2022-06-29 11:3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尊敬的国务院领导同志,您好!

        举报人:廖松杰,是我们七户同案人当中的最大受害人,住址是: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廖隔塘旧村10号,身份证号码是:44012519560925245X,租屋通信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相江路164号,手机号:13710569471。

        我于1986年承包了我村的150亩荒山办果园,1987年和1988年办好了房产证及建好了3间房屋,随后在1990年又建多了5间房屋,开办了小食店和小卖部。我合同及房产证是增城县增江公社时期办好的,随后增城县自立为增城市,把荔城镇政府改名为荔城街道办事处的,如今又改名为增城区的,就因改为街道办事处起我们增城那些弱小群体被贪官污吏及黑恶势力造成的确是冤民遍地,特别是我廖松杰一生人的艰苦创业,事业有成以及成立了一个美好家庭时,只因2007年的一次省级公路征收无辜换来的只是血本无归和妻离家破,还落得身中伤残。在上访上告途中,历经一次又一次被不明人士明打暗伤,受尽了荔城街道及我们廖隔塘村的黑恶势力的种种威逼恐吓和侮辱,真的不知流下了多少血和泪,16年来发展到13宗告官的冤案。如今还租住在一间只得10多平方的破烂房屋中苦度晚年。

        一、我要举报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政府和荔城街道办事处以及我们廖隔塘村委会,他们这个利益集团,违法乱纪,样样欺压百姓,处处剥削人民,侵吞我们的一切合理补偿款。

        二、我要举报广州市人民政府及广东省人民政府,凡是被地方贪官欺压百姓剥削人民的事一律不理。有意包庇纵容地方政府的黑恶势力,简直是不作为和乱作为。

        三、我要举报增城区人民法院,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及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凡是民告官的案件,只认定被告的是事实,根本没有原告的申辩权利。

        四、我要举报广州市纪委和广东省纪委,对于黑恶势力欺压百姓剥削人民的事一律不理,特别是广州市纪委,长期有意维护贪官,纵容黑恶。

        下面是我第一宗冤案事情发生经过的事实,具体案件基本相同:

        1、是我在2007年被广东省级S119公路征收的事情发生与经过,请求领导认真耐心了解,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任由上级到来调查,我的同案人及我的证人,他们都敢为我说真话的。关于这次省级S119公路征收,长程108公里,当中征收了是我们增城至正果路段约20公里2000多亩的土地,当时增城政府除了有权势人家能得到私自按法规补偿的,其他农户全部都是土地青苗附着物安置补助合共只得5000元一亩,当时按法规是10万多元一亩的价值,但给我们弱小群体的相差小了有近20倍,致使各地的农户全部都是血本无归,叫苦连天,增城政府还以各种压制的手段,凡是不服这次公路征收合共只得5000元一亩而上访的人,他的家人及亲人在增城有单位职业的,一律被开除工作。所以才把我逼到妻离家破的。

        2、关于我的果园和房屋被毁的事情就是在2007年8月增城政府以及我村委的领导到我住处,只是口头通知对我说:这次省级S119公路征收,土地和青苗合共是按5000元一亩,果树2800元一亩,房屋250元一平方,附着物无补偿。还下令我要在6天内把我的果树及附着物全部自行清理完,如我在6天内不全部自行清理完,就全部当无主处理。他们还骗我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否则一分钱都不会补偿给我。但我种有21年的荔枝果树,真的是投资出去的农药钱也拿不回来,房屋也不够我买20平方建房屋的地皮,所以我实在是无法接受,6天过后,增城政府的黑恶势力在未出示公告,没有用地批文及未和我丈量好面积,未帮我清点过任何一棵青苗,以及我未收到过他们任何一分钱补偿款的情况下,就真的把我和李永瑞合作的果园当无主处理强行毁灭,我只有和他们拼命相争才制止下来。随后,我只有到广州市人民政府和广东省人民政府上访。在2007年10月17日我们廖隔塘村委才叫我回去收了两份通知,是按2800元一亩补偿的果树青苗款,共为7.1万元。

        3、因我完全不服,只有天天上访,荔城街才答应先帮我清点青苗,在2007年10月31日下午帮我清点了半天青苗,就叫我签名字,但既未清点完又未对好数,我就不同意,最后荔城街政府和我村委的领导又骗我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叫我先签下名字和打下指模在这份清点了半天青苗的清单上,他们保证明天后天一天清点不完,10天都要和我清点好青苗和对好数才开工,争论到当天晚上9点钟我才签下名字的,怎知时隔10个小时也没有,增城政府就按他们早已决定了的日期就是在2007年11月1日早上7点我刚起床还未开门,增城政府和我村委这个巨大的黑恶势力集团就出动有近200人到来,毁灭我的果园了,我苦苦要求叫他们要帮我清点好青苗对好数才开工,但被他们拒绝了,我只有拼命相争,最终被他们把我打伤捉走,就把我种有21年的大荔枝果树和我与廖文添、李永瑞合作的果园和我转包给黄礼良的果树全部毁灭了,在一天半夜又把我一共为8间房屋家产附着物也毁灭了。

        4、我在荔城街上访,领导只是说我们政府够胆毁灭你廖松杰的财产,就不怕你去上访上告,更不怕你向媒体报料。我只有一次又一次泪流满脸到广东省人民政府上访,直到上访一年多才收到了三级政府部门的回复,才可以进入了法律途径,因增城法院不受理我的案件,我们只有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再转到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审理。随后我接到金霞法官打来电话,叫我到去拿增城政府和荔城政府的答辩书和证据资料,当时我看了一下,全部不是事实,特别是在2007年10月31日下午帮我清点了半天青苗的清单,不但我的名字变了,指模变了,连日期也变小了有10天。怎知在一次又一次的庭审时,法官都只是任由被告说假话造假证,根本没有我们4户同案人说真话的申辩权利。在2009年7月2日,荔城政府叫我到去,由增城法院的两位庭长和荔城政府有10多名领导和我协谈,他们又骗我叫我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并叫我在他们早已写好的一份和解协议书里签字和打了指模,随后荔城政府和我村委有10多名公务员和我廖松杰自己一人按和解协议书里的约定选择了我被公路征收剩下的5亩地果树,丈量好面积,清点好青苗,也说好了任何一方不能反悔的。当时在场的廖伟超庭长也亲口对我说:绝对不准我廖松杰反悔的,第二天荔城政府就反悔了,又要我陪他们去重新丈量过,廖伟超庭长又叫我和他们去重新丈量过一次,最后荔城政府又反悔,就不与我和解了。这事分明是荔城政府不遵守承诺,一次又一次反悔的,如今还长期冤屈是我不同意和解的。当中,荔城政府和增城法庭的庭长廖伟超是对我说过,一口价给我150万元,但我早已拿到增城国土局的文件就是按我潭面山果园是我转包给同案人黄礼良那些清点好果树的标准,还是按荔城政府与我和解时签的协议书里清点了一天青苗的5亩地果树的8页清单计算了一下,每亩也能达到5万多元,所以我就是几十亩青苗也能达到180多万元,我的房屋家产附着物等一切的损失就一分钱也没有了,所以我才无法接受的,最后法院就按了2007年10月31日下午在我被征收的29.475亩果树里只帮我清点了半天青苗的4页纸,不但名字变了,指模变了,连日期也变小了有10天的清单来判决了,所以判了我和同案人黄礼良的都是同一块内也同一类型的果树每亩相差为42000多元一亩,只判了街道是违法的。这样不公平的事是任何人都会明白的,和解时只是5亩地青苗都清点了一天共为8页纸清单,但我廖松杰29.475亩果树只清点半天青苗共为4页纸的清单,怎能成为法律依据呢?为何一审法院既不按我和同案人的标准,又不按我们双方达成的补偿标准执行判决?更冤惨的是判了我的房屋真的不够我买回原来有房产证的3间共为98平方房屋的一半地皮。

        5、两位律师只有继续和我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开庭时也有8位证人出庭为我作证的,历经一年,又被驳回和终结了。申诉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递交了10位证人的亲笔证言书,以及一切证据资料,但不开庭不问话不审理,历时一年多又被驳回和终结了。我和同案人只有到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抗拆多次也是不受理,当中一次一位姓郑的检察官也认为我的确是冤案,最终也是不受理。我们只有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抗诉四次都是不受理。后来我拿出了我的一切证据资料和受理我案件的主审王定检察官两人论理,他也认为确是冤案,他只是对我说,廖松杰你和增城政府签了和解协议书的,我们是无权受理的。原来荔城政府3次骗我,叫我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得到就是这样的结局。

        6、我一共找过有5次广东省省纪委。当中一次我亲自和广东省纪委、信访领导以及省纪委副书记陈伟东见面,递交了证据资料,他们都认为确是冤案,就为我转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后又是不受理,他们又为我转过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又是不受理。最后又有两位法律人士亲自为我写了申诉状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领导了解我的案件后,也认为确是冤案,他就对我说,为何当时不送这些证据资料上,如今申诉期已过,我们是有权不受理的,我就拿出当时递交资料证据的回执给他看,法官就说,我们出过裁定的,有权不再处理的。还叫我只有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当天下午,我们又到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在接访大厅里两位领导接访了我们,了解清楚我案件的事实后,也认为确是冤案,最后说的一切也是和广东省高院法官说的一样。我当中一次又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政府上访,领导把我的资料也输入电脑里,随后发了一份纸条给我,叫我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我和几户同案人再到广东省人民法院递交申诉状及证据资料,得到的只是一条手机短信,叫我要尊重生效裁判。

        7、自从我案件被终结后,我曾5次到过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诉及上访,一共收到过中级人民法院三份不受理裁定书,当中一次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访时一位名叫田绘法官接访了我,了解清楚我案件的事实后都认为是冤案,就叫我写一份书信给院长,叫我递交给他,由他亲自为我递交了院长,最后也是音信全无。一次是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肖志东法官接访了我,了解清楚我案件的事实后也认为确是冤案,就叫我写好材料亲自到立案庭交给他,在我收的回执里也签了有肖志东名字的,最后也是裁定不受理。因我长期上访上告,当中一次又得到了原来的一审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叫我们在2012年8月去开庭审理了一次。9月又叫我们到去开庭审理了一次,最后一次在2012年10月26日又叫我们到去由正院长吴振主、副院长潘小澄和金霞法官亲自接访了我们,还表态在三个月内一定要依法合理解决我们的案件,此后连口头答复一句也没有。我只有到深圳巡回法庭,当时第一道关三位法官检查过我案件的事实,都认为是冤案,就发了一份传票给我到法庭立案,第二道关就两位法官了解过我案件的事实后,也认为是冤案,可以受理,第三道关就一位法官接访了我,了解清楚我的事实后,也认为确是冤案,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我们增城政府,20分钟左右,法官就对我说:叫我把全部资料收好拿回去,他们绝对不会受理我案件的,随后就叫保安把我推出了门口,这次我复印的资料及车费一共花有2000多元,被一个电话就报废了,到底增城政府和巡回法庭的法官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话呢?

        8、因我的案件实在是太冤枉,上访有200多次,及法律途径和举报一切都无人理,随后我只有写信寄给广东省各部门的领导人及省长和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等多个部门,以及寄信给习近平主席合共有100多份书信,得到一次是增城法院的信访领导梁士保叫我们几户同案人到去,由两位庭长共3人和我们谈了有半天,最后亲自表态在15天内叫荔城政府和我们协商解决冤案,最后也是一事无成,一次是增城荔城街新闻部的钟新林领导叫我们去谈过两次,并递交了资料,也亲自开车和我们到果场实地调查过,最后也是一事无成。一次是增城妇联的领导,一次是荔城中队城管的领导,叫我们到去调查,并递交了资料,也是一事无成,一次是荔城街武装部的领导李海驱叫我们到去调查过3次,当中一次还亲口说廖松杰你又寄了书信给习近平主席吗?如今又转回了我们荔城街了,他还说就算你去那里告,都是我们属地管理,随后就给了300多元我们做车费,叫我们到一审法院拿回开庭审理的资料来给了他,当时表态在3个月内要我们双方核实解决案件的,最后也是一事无成。另外,荔城街经济办,一共叫我们到去谈过了有3次,并递交了冤案资料。而且一位姓张的领导,他们还开车和我们到实地调查过我的冤案,最后也是无人理。一次是一位姓蔡的女领导叫我们到去荔城街协谈过我的冤案,在协谈时那位女领导一次又一次都说我廖松杰长期都是答应过的事又反悔,签了名字和打了指模的又不承认,当时我几户同案人听到都感到心寒,都说廖松杰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最后我问他当什么领导,为何一次又一次来冤屈我,是否有意想把我关进精神病院。最后那位女领导只好自动离开了我们。最后一次是由我村的一位在荔城街做干部的叫我们3户同案人到去谈了有关我的冤案,他只是说,只要不对的,就是我廖松杰先收了他们政府的征地补偿金,如今才无法告的。但事实是增城政府先把我果树房屋家产毁灭后才分期分批预支补偿款给我做生活费的。最后一次是在2021年11月26日,荔城政府和我村委叫我回去村委会,谈了有关我2007年被公路征收法院判决的65万元,合共预支了他们多少钱要和我对数的事,我只要求他们拿出这10多年来我签名收预支款的清单来对数,他们领导只是说无法拿出来给我,只是按他们的一份清单,说我一共支剩还有33920元,就叫我签名,因我十多年告官贫穷到连饭也吃不上,逼于我签名的,但我也写明了我坚决不接受法院的枉法裁判,我要继续上访上告我才签了名字的。关于法院判了我65万元的事,在2016年正是把我的案件转回荔城街由武装部的领导李海驱理我的案件的时候,荔城政府和我村委的领导就说我已收齐了,而且无意中支多了有5000元给我。我要求李海驱领导叫他们和我对数也被拒绝了。此后一年多也没有支过任何一分钱给我做生活费了。直到了2018年4月18日广州市第二十五巡视组到来荔城街一共接访过我3次时,我递交了证据资料,并我多次要求领导叫荔城政府和我对数,是否我真的收多了他们有5000元,最后荔城政府领导就说我支剩还有7000多元。当天就答应预支了5000元给我。但在2020年12月27日,广州市纪委工号为55的领导叫增城纪委和荔城政府及我村委叫我们几户同案人在荔城街协商时,我村的书记廖荣威在我们十多人面前就亲口说,他们不但支齐了65万给我,而且也支多了有15000元给我廖松杰,等以后我有钱时,他们再扣回我的。为何2021年11月26日叫我到村委对数时,我村委领导又说我廖松杰支剩的还有33920元。如我在2016年起不去告的,我又不见了有近5万元,到底我支剩他们政府的还有多少钱呢?我认为一定要荔城街政府拿出这十多年来我签名收预支款的单据来做司法鉴定才可以明白真相了。难怪原来的增城市人民政府出回复给我时说我的案件是我合同终止后才产生的补偿争议,真的是假话连天。到法院时我村委的造假证,又说2007年所有我廖松杰的果树都有清点,但如今我的合同还是继续生效,另外2007年事实只帮我清点了半天青苗,增城各级政府部门真的是无假不做。最假得无法无天的是,在2007年省级公路征收,我村委收增城政府的补偿款时,荔城政府和我村委竟然在协议书的补偿单据里有意写少了有140万元,不让群众知道的事情都敢做出来,这不公开的140多万元是否荔城街政府有意给我村的干部私分,还是他们也有回扣的呢?难怪我们另一宗冤案就是在2018年10月增城新建横跨省道连接高速公路的光辉大桥及环市路征收,按法规8万元一亩的青苗,但增城政府补偿给我们村民的只得1万元一亩,增城政府同样出动大队的黑恶势力把我们的果树青苗强行毁灭。上访上告了有4年也是一事无成。我在这10多年来,一共寄出过有几十份书信给中央各级部门,不知他们能否收到呢?我在寄信中曾经听到增城邮电局的领导对我说过,廖松杰你不能寄信到国家信访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和中纪委、整个广州市都是一律不准寄信去的,后来,我只有出示了我的新闻工作证,增城邮电局才说可以帮我寄信的。另外,我在增城政府和荔城政府也听过多位领导对我说过,任由你廖松去那里告,都是我们属地管理,我们不理谁人能管得了我们。而且,增城富鹏派出所也调查过我有4次,还有两次叫我写资料递交给他们,最后也是一事无成。只听过多次富鹏派出所的警察对我说,千万不能到北京上访,如果要去的一定要先通知他们。我还打过几十次12345市长热线电话,要求他们派人到来调查并合理解决我的案件,但每次都只是收到一条手机短信,廖松杰你的事情已办结。一次转回增城打黑除恶办,以及转回了四次增城国土局,也是无人理。我也找过数十次巡视组,并递交资料,每次都只是说已为我转回了相关部门处理,特别是在2020年7月,当时联系人手机号码是17728085461,当时另一位领导还加了我微信,我把一切事情也和他们说得很清楚,我一位同案人也和巡视组的联系人发过短信,要求他们到来调查解决我们的冤案。最后他们也有四位领导亲自到我租住的破烂房屋中调查过我的案件,最后收到的只是一条信息,已为我转回了相关部门处理,最后也是无人理。

        在2018年我到广东省人民政府上访时,领导了解清楚我案件的事实后,也认为确是冤枉,立即带我到去一个信箱里,叫我直接按这信箱有的地址寄给中央巡视组就可以了。随后我在2018年3月就寄了举报书信给中央巡视组,得到广州市纪委的一条信息说已为我转回增城区纪委办理,最后得到荔城街纪委一份完全是弄虚作假的答复。我只有再到广州市纪委,领导了解我冤案的事实后,就叫我写一份回答他们的书面及递交资料证据,我递交以后同样收到荔城街纪委一份弄虚作假的答复,我再到广州市纪委论理时,领导又叫我再写回答荔城街纪委的回复,我写好后又递交给广州市纪委,当天我又到了广东省政府上访,领导又叫我寄信给中央第八巡视组,最后得到荔城街一份又一份的都是弄虚作假的答复。我在2019年6月到广州市纪委递交证据资料时,工号为55的领导都认为我的确是冤案,所以写了一份廖松杰你已成功提交信访材料的回执给我,但得到荔城街也是和以前荔城街纪委同样弄虚作假的答复,我在2020年12月26日只有再写答辩荔城街的回复到广州市纪委,工号是55的领导接访了我,收了我的举报资料,他说这次无回执给了,我们在6天内要增城政府出面和你廖松杰协商解决案件,在第二天增城荔城街和我村委领导就叫我们到去荔城街信访办由增城区纪委毛艳梅主持,荔城街有7名领导和我村的书记村长及我们几户同案人协商了半天,最后毛艳梅就叫我们写一份详细资料及拿证据送到增城区纪委,最后我们得到的答复也是和荔城街纪委的一样是弄虚作假回复,我们只有继续上访举报,回答荔城街的弄虚作假回复。当中一次由广州市纪委3位领导接访了我们,收了资料也是没有回执给我的,以及当中三次也无收到回执的。最后得到荔城街的回复又是弄虚作假的。在2021年12月7日我和7户同案人又把写好回答荔城街弄虚作假回复的举报书里签了7条名字,到了广州市纪委上访举报,拿了双面和单面合共有1000页的资料递交了给广州市纪委,但广州市纪委领导就说如今共产党的新法规,凡是上访一律是没有回执给的,但我们认为递交资料太多,而且因递交数10次资料,转回增城纪委和增城荔城街道办,他们的领导都说我廖松杰没有递交资料证据,所以迫于我只有报警,警察到来时我们和广州市纪委领导论理后,广州市纪委领导才亲口表态说,在20天内要增城政府出面和我们协商解决冤案的,时至今日的2022年6月29日近7个月了,也是口头答复一句也没有,而且在这近7个月来我也打过数十次电话给广州市纪委,要求他们尽快监督增城政府早日和我们协商解决冤案,但每次通话时广州市纪委的领导都只是说我们已记录下来了,我自从寄信给中央巡视组起,一共收到过荔城街纪委和荔城街信访办一共有10多份都是弄虚作假、丧尽天良的回复。关于我的冤案,在广东省也登过三次报纸,上过两次电视,随后在国内也上过中国新闻日报和中国社会监督新闻,以及法治新闻报导网等120多家媒体网站也为我报道过的,但怎样都是无人理。为此我不得不继续上访举报。

        为了社会公平司法公正,请求中央纪委领导成立专案组到来彻查我们7户在2021年12月7日签有名字,打有指模并递交了举报书到广州市纪委的同案人涉及有过千万元的冤案吧!

        此致

国务院


举报人:廖松杰

2022年6月29日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投稿反馈 邮箱:2817575409@qq.com